236旧址二十二(1/2)

加入书签

  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是俞溢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
  他忧心忡忡,不敢贸然出现在人多的地方。

  厉鸣故意把暗害林都尉的事告诉他,现在林都尉死了,石总管和何三生死不明,西二营已然成了鲎蝎部的天地。

  这里今后还有他的活路吗?

  俞溢预想过自己会被踢出西二营,可没想过要主动设法出逃。

  但眼下为了活命,他就是不想逃也得逃了。

  营中的巡查变得更加严密。东、西、南、北四面,只有南面的布防稍稍宽松两分。

  俞溢不得不往南躲避。

  他已经做好了初步的打算。

  容州城中有个耿老头,每隔三天便会送一批新鲜蔬食到西二营。

  数一数,今天刚好是耿老头该来的日子。

  耿老头和俞舟堂一直有来往,这件事只有极少人知道。

  俞溢想借这份交情请对方帮忙。

  顺利的话,天黑之前他就能混入送蔬食的车马,脱身离开西二营。

  然而,他的计划还没开始便遇到了波折。

  “放开我!你们要干什么!”

  女子的质问声传入俞溢的耳朵里。

  俞溢忙躲到一旁。

  自从军督府裁减了西二营的饷钱,南面便多出不少空置的营房。

  空屋无人使用,也无人守卫,是很合适的藏身之所。

  俞溢暗自观察,处于争端中心的女子明显刚从其中一间空屋里走出来,她身后还有一扇敞开的屋门。

  那女子年纪轻轻,容貌平平,衣饰也很寻常。

  她衣袍的前襟上沾了一些尘土的污迹,但她的脸和双手是干净的。

  与她对峙的是两名动作粗鲁的兵卒,俞溢一个也不认识。

  此时,女子虽然受了惊,行动却并不慌乱。

  她摆脱了其中一个兵卒的钳制,很快就明白了眼下的情势。

  “容溪容氏来了?”

  即便处于下风,她仍带着一脸倔强不屈。

  动手的兵卒揉着被打痛的腕部,恶狠狠地威胁道:“你出卖我们圣女去讨好石璧,一个人在这里享清静,如今也该叫你尝一尝后悔的滋味!”

  女子听了这话,又怒又恨,气势不弱反盛。

  “后悔?你看清楚了,我是靖南王的女儿,你胆敢伤我分毫,看谁先后悔!”

  那兵卒听到“靖南王”三个字,就像被击中要害一样,低下头后退两步,慌了手脚。

  “好、好,靖南王。”他咬牙切齿念完这几个字,不再吭声。

  身旁的同伴冷眼旁观了一会儿,才站出来,想结束这场争闹。

  “刘姑娘,我们萧管事要见你,你是躲不掉的,还是跟我们走吧。”

  刘筠瞥了说话之人一眼,态度没有一丝改变。

  “萧芜算什么东西。想见我,叫他自己来请!”

  俞溢听见这话,忍不住偷偷笑了笑。

  他记得那萧芜是鲎蝎部圣女的随从。一介随从,如今竟指挥得动营中的兵卒,应该是得到了圣女的提拔。

  而眼前这女子言行轻率任意,倒还真是带有几分王女的意思。

  本来,俞溢躲得好好的,谁知就在二卒服软准备离开的时候,刘筠突然盯着他藏身的位置,不轻不重地骂了一句“宵小之徒”。

  俞溢心头一惊

章节目录